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噬辰经第五十六章吻帝

2019-01-14 10:31:1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噬辰经 第五十六章 吻

附家不得不说的是他作为这个城最大的家族,也是和城主关系最要好的家族,他所处的地带就是在这个城市中仅次于城主殿的黄金地带。这里不但有各种的拍卖场和各种商店,而且还有着许多的组织会所。

这些组织会所夜左虽然之前没有见过,但是现在看了名字也大致能猜出来那些地方都是些干什么的。

至于这整个城市中的拍卖场,夜左几乎没有想去的an。夜左现在毕竟已经没有多少资金了,除了附天侯给夜左的zǐ金卡中有五百万金币,夜左身上其实并没有携带多少现金。要说夜左最值钱的,可能就是夜左随手丢进鬼门的那些灵技吧。

虽然那些五夕级以上的灵技随便在这里一拍都能拍出很高的价格,但是夜左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这些东西还钱。这些灵技中说不准就有一个灵技是某位至尊之境强者的绝学,万一低价卖给了别人那么确实有些得不偿失了。

因此夜左觉得能少花钱的地方就尽量少花钱,现在的他已经不是那个执手千金的夜城主了。

夜左口中说着是陪任悠梦出去走走,实际上夜左这次出来也要买一些东西,刚巧任悠梦也想出来,夜左就随手把她带了出来,只不过夜左没想到的是把任悠梦带出来竟然是一件那么麻烦的事,自从夜左从附家附近的拍卖场从zǐ金卡中提出一百万的金票后,任悠梦几乎就没有停止过她的嘴巴。

“哎哎夜左你先等一下我看这个东西不错!”

“哇,这个东西和刚刚看的那个东西好像啊,我过去看看,你先等我一下。”

“我觉得这个东西很有用,要不咱们买一个吧。”

任悠梦毕竟是皇室的成员,她平时花钱也是大手大脚的,现在从鸟笼中一下子解脱了出来,她自然要好好地玩耍一番。

可是任悠梦从来都没去想的问题是,她的身上其实并没有带钱,她身上的货币在这个抑云帝国中根本不能使用。所以任悠梦每挑一件东西,付账的人总是夜左。夜左看着手中刚刚提出来的一百万金在迅速地缩水,他的心里也一阵的抓狂,这个任悠梦完全没有考虑到是谁给她付的帐!

“夜左,我觉得这个……”

任悠梦忽然在路边又看到了一样东西,她刚想伸手去拿,在她身后一个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如果你敢再乱买东西的话我就把你送回去。”

任悠梦转过头,只见夜左一脸阴冷地看着自己。

他不是在开玩笑,他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任悠梦知道夜左要发怒了,但是她心里有略微地有些不甘心。

“最后一个了可以吗?”

任悠梦眨着眼睛看着夜左,但尽管她装出什么可怜的样子,夜左始终都是板着他那张冰冷的脸看着任悠梦:“这句话你在之前已经说过了。”

“可是你不觉得这东西很有用吗?”

任悠梦忍不住拿起了那边的在学校能够一起学习生活一个瓶子状的东西看了看,这个瓶子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处,它的做工只是比较精巧。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夜左连看都不看一眼,没想到任悠梦竟然岁数越小如此执着于这样的东西。

“那么请你告诉我我手中这一堆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夜左说着抬起手,只见在夜左的手中放着各种花花绿绿的东西,这些东西全都没有任何实用的价值,但是却花费了夜左五十万的金币!

夜左并不在乎自己的钱够不够用,但是夜左挺不习惯把钱都花在那么没有用的地方。

“这个……”

任悠梦知道自己花钱的手脚有些大,但是她也知道夜左不是那种缺钱的人,其实任悠梦一直都有大宰夜左一笔的想法,只不过这个想法一直都没有实现。任悠梦今天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去宰夜左一笔,可是没想到的是这里的物价竟然如此低,买了一大堆东西都没有花掉夜左多少钱。

她觉得夜左带她出来也仅仅是带她出来走走,夜左那种几乎没有什么感情可言的人又怎么会有闲情雅致去陪她买东西呢?如果她再不主动点的话,那么这次出来就只是出来走走那么简单了。

“不如这样吧,你先陪我去趟这里最大的那家拍卖场吧,如果有剩下的钱的话你想买什么我就买给你什么好不好?不过事先我说好,我这里只有五百万的金币,这里不是我的柳岩城,我的货币在这里也不流通,我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

夜左浅浅地说着,然后轻轻拉了一下任悠梦的手臂。任悠梦看到夜左有转身离开的意思她赶忙放下手中的那个瓶子然后跟上了夜左的脚步。

“你说你要给我买东西!?”

任悠梦期待地看着夜左的眼睛,她想从这个男人的眼中看出些什么,但是夜左的眼睛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冰冷的。

“我这已经给你买了一堆了吧,要买的话可以,不过要等在我之后。”

夜左说着把手中那一堆花花绿绿的东西都扔进了储物戒指中,任悠梦还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奇怪的戒指,她一边好奇地看着夜左手上的戒指,一边问道:“夜左,你要买什么东西啊,要是你一口气把所有的钱都花光了怎么办。”

“放心吧,我只是想去买个武器。”

夜左一提到武器就想到了那把跟了自己七年的镰刀。那把镰刀虽然不是什么很好的武器,但是毕竟是夜左用的顺手的武器,夜左虽然有钱,但是从来都没有把那把没有连一夕级武器的镰刀换掉。

这样普通的镰刀硬是在夜左的力量下强行切断了八夕至尊的魄隆王的手臂,它受到的损伤非常大,夜左感觉自己稍微一用力就能把那把镰刀的刀刃扳断一样。这样的损伤即使是修复了,以后再战斗中肯定也会漏出不少的破绽,夜左想来想去还是把那把镰刀保存在了第五门的后面,而夜左现在需要的只是一把能用的顺手的镰刀。

任悠梦听到夜左想买武器习惯性地看了看夜左的背后,的确,那把和夜左形影不离的镰刀今天却没有放在夜左的背后。要是在平常,夜左即使是休息也会把镰刀放在背后。

“你的镰刀呢?”

任悠梦好奇地问道,要说象征着夜左的三个物件无非就是,乌鸦,镰刀,黑色皮衣。整个大陆上或许只有夜左才有这样的搭配,乌鸦在这个大陆上是喜阴的生物,这对修炼灵气的人类来说是莫大的忌讳,很少有人把乌鸦当做自己的宠物。至于镰刀,这样奇怪的武器根本没懂得忘却之人也是最明智之人有人去使用,镰刀没有刀剑的灵活,没有枪矛的直接,没有棍棒的威力。这样的武器在对战中根本没有任何的优势,而夜左却选择了一个这样人人都不看好的武器。

但是这两件就已经决定了夜左的独特性,现在任悠梦仔细一看,夜左的身上既没有那把镰刀有没有那只乌鸦,她也觉得夜左现在的样子怪怪的。

“不能用了。”

夜左简单地回答任悠梦的话,他觉得无论自己换了怎样的镰刀都不能替换原来那把镰刀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夜左其实还有着挺重的恋物情节的,有些东西夜左即使用坏了夜左都不舍得扔,这不是夜左不舍得花钱买新的,只不过夜左对这些东西都有了感情,他有时候对一个物品注入的感情要比对一个人注入的多。

“原来是这样啊。”

任悠梦识趣地说道,她很了解夜左的心情。当她小的时候皇室她并不知道皇室是什么概念,她小时候花钱并不像现在这样大手大脚的,可是那时候的东西对她来说格外的珍贵。可是现在自己买再多的东西都不过是走过眼前的一件物品罢了。

任悠梦听出夜左的口气中略带了一丝伤感,她忽然觉得自己刚刚那么任性地买东西实在是有些对不起夜左。

“夜左,其实你伤感的时候还是挺温柔的。”

任悠梦跟在夜左的身后对夜左说道,她连头都没抬,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再和夜左说话。

夜左第一次从别人的口中听到有人这样形容自己,他转过头看了眼任悠梦,可是现在的任悠梦依然低着头看着路面,夜左虽然看不到任悠梦的脸,但是夜左能看出任悠梦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

夜左有些茫然,因为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冷血的人,忽然被人那么形容,夜左觉得自己的心忽然一暖。

他停下脚步,身后的任悠梦也停下了脚步,现在的任悠梦依然低着头,她不知道自己刚刚的那句话到底该不该说,但是她觉得自己说的话绝对是真话,无论夜左喜不喜欢听。可是如果夜左不喜欢听的话,他又会把她怎么样呢。

任悠梦不知道夜左会怎样回复自己,可是夜左却什么都没有说。她觉得身前的这个男子慢慢单膝跪了下来,在这一刻一副妖异的面孔在她眼前浮现。她处于害怕,本能地闭上了眼睛,

噬辰经第五十六章吻帝

可是就在这时,她觉得她的嘴唇碰到了一个柔软而又温暖的东西。

她在这一刻忽然意识到。

夜左。

吻了她……

砂浆胶粉厂家报价
钓鱼报警器价格
角花图案大全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