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战气凌霄第2420章卑鄙

2019.03.21 来源: 浏览:0次

战气凌霄 第2420章 卑鄙

闫旭武眼中的杀意凛冽,身子腾空飞起,长剑刺破虚空,朝杨天火狠狠刺来。章节文阅读

闫旭武号虚公子,修为自然不弱。只是轮回阵中,处处被陆天羽压制,又有混沌子长老等人的帮助,自然没有显示出真正的实力。

如今,面对杨天火,又得了师尊刘长老的指点,他信心倍增,这一剑利芒耀眼,伴随着阵阵破空之声,瞬间就来到了杨天火面前。

杨天火连忙错身,饶是如此,那犹如实质的剑芒,还是刺破了他肩头的衣服,鲜血如注,喷洒出来。

“好好好,这才有意思!”才一个照面,就受了伤,杨天火非但不气不恼,反而大笑三声。破天斧挥出,和闫旭武的长剑重重的撞在一起。

“dang!”刺耳的碰撞声回荡开来,两人同时后退半步,实力相当。

“再来!”杨天火稳住身形,重重跺了跺脚,生死台摇晃几下,他整个人已经飞到闫旭武头顶,死气锁定闫旭武,巨斧凌空斩下。

“好!”闫旭武脸色一变,连忙出剑格挡,却不想杨天火这一式竟是虚晃一招。等到他长剑指天之际,杨天火的身形在空中狠狠一扭,巨斧以扇形状飞开落下,又以扇形状合起,朝着闫旭武的腰部挤压而去。

这一下,闫旭武彻底面如死灰。

他早就听说过,杨天火不仅修为高深,丰富的战斗经验,是让人交口称赞。原本他还不服气,认为不过是他人的恭维之言罢了。等到此时真正和杨天火真正一战,才发现自己和他差距。

一虚一实,真真假假,根本难以捕捉!

若杨天火这一击得手,闫旭武只有被拦腰斩断而死的下场。

再也顾不得其他,闫旭武连忙大喊:“曹兄救我!”

“废物!”台下观战的曹兴闻言,不禁暗骂一声。他本想让闫旭武上台,若能杀得了杨天火好,若杀不了,起码也要试探出他的实力,消耗他的战力。到时候,自己便可以上台,出手斩杀他。

只要杀了杨天火,陆天羽必然替他报仇,到时候,就让陈观海出面。

相信,以陈观海的修为,斩杀陆天羽,易如反掌。

他却没想到,闫旭武竟然这么不争气,才上场片刻,便处处落下风,现在是到了求救的地步。热门

生死台不比其他,生死由命。在生死台上,没有点到即止的说法,要是他不出手,闫旭武必死疑。可他出手的话,就是违反规则,到时候宗门追问起来,他必定脱不了关系。

“曹兄救我,日后定当重谢。”闫旭武再次求道。说话之际,破天斧已经飞到触碰到他的衣服,眼看着就要挤压在一起,把他一分为二,曹兴这才出手。

两道战气狠狠打在破天斧之上,直接把破天斧打飞出去。

破天斧是杨天火的圣宝玄兵,此刻,他是把所有的心神都控制在破天斧上,自然没有注意到曹兴的小动作。

直到破天斧被击飞,他犹如被重重的打了一拳,整个人也倒飞出去,落到生死台的边缘处。

“你竟然敢破坏生死台规则,擅自出手?”杨天火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柳嫣然连忙上前扶住他。

“不过是一次普通比试而已,杨兄何必下如此重的死手?”曹兴缓缓上台,语气平淡的道。

普通比试?这一句话让的杨天火差点气急攻心,差点晕过去,“曹兴,当着妖龙宗众师兄弟的面,如此颠倒黑白,就不怕遭人唾弃嘛!”

“杨兄这是说的哪里话?我曹兴的为人,盘古门师兄弟众所皆知。不错,闫兄的确说过要和杨兄上生死台挑战,不过并没有明确时间,没有说,这次的挑战便是生死战!”

这下,别说杨天火、柳嫣然两人,就连台下的妖龙宗其他修士,也是目露鄙夷之色。

他们就是听说闫旭武和杨天火进行生死战,才跑来围观,否则,只是普通战斗,又怎么能引起他们的兴趣?

再者,他们所站的地方,就是门中修士约战的生死台,站在生死台上战斗,不是生死战是什么?

然而,曹兴却是脸不红、气不喘的道:“妖龙宗内,本生死台,只是大家生死战的时候,多数会选择在这里,这才有了所谓的生死台。”

“曹师弟说的不错。路是人走出来的,生死台也一样,不过是被人叫出来的罢了。若真想生死战,来不来生死台都一样。若不是生死战,生死台上也可以切磋较量。”

众人巡音望去,只见陈观海朝这边走了过来,身后跟着几名沉默寡言的修士。

看到他们,所有人都停止了议论。

陈观海乃是盘古门修为前十的弟子,在整个妖龙宗,上万弟子中也排前列。而他身后的那几名修士,同样是盘古门数一数二的高手弟子,远非其他门内的弟子可比的。

陈观海跳上生死台,看着杨天火,道:“杨师弟,先前你说要与我生死战。不知可否做好了准备?若可以的话,我们现在开始吧!”

“陈师兄,难道你看不到杨师兄现在深受重伤了吗?这个时候约他生死战,是不是太卑鄙了?”柳嫣然俏脸阴寒,语气中的冷意似乎让周围的温度都下降许多。

“啧啧,看不出来柳师妹和杨师弟的关系不错,这么维护他!不过,柳师妹有所不知,我这也是为了杨师弟好,他连曹师弟的对手都不是,又有什么资格挑战我?你放心,只要杨师弟选择认输,我自此以后不再提生死战的事,怎么样?”

柳嫣然闻言,顿时不再说话。

虽然陈观海的卑鄙,让她极为不齿,不过陈观海说的也是事实,他的修为,的确要比杨天火高,甚至连陆天羽都未必是他的对手。杨天火和陈观海生死战,只有一死的份儿。

“痴人说梦!”杨天火强忍着疼痛,怒喝一声。

“这么说来,杨师弟选择和我生死战了?那现在开始吧!”陈观海说完,竟真的催动死气,五指微曲,冲着杨天火的脖子狠狠抓来。

柳嫣然挡在杨天火面前,出手反击,然而,她蓦然发现,体内的死气竟被牢牢禁锢住,竟使不出一丝一毫来,宛如普通人。

“这是怎么回事!”她心下大骇。

“是不是感觉到体内的死气使不出来?”看出她心里所想,陈观海桀桀一笑。

“是你?”

“哼!你还不知道吧,观海师兄不仅战道修为高强,禁制一道上,也是我等所不能及的。这只不过是他施展的小小禁制罢了。”曹兴在一旁阴笑道。

禁制一道!

杨天火、柳嫣然自然知道禁制一道的厉害,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陈观海竟然也懂得禁制之道。而且,看样子,他的禁制之道虽比不上牛二嘚和陆天羽,但也丝毫不弱!

这下完了!

杨天火心下凄然,柳嫣然的死气被禁锢,自己又身负重伤,面对陈观海根本没有反手之力。等到陈观海杀掉自己后,对外宣称自己是生死战失败,凭他在妖龙宗的势力,想必妖龙宗的长老们,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自己死不足惜,只是连累了柳嫣然,还有陆天羽。

不知道,陈观海他们会用什么手段陷害陆天羽。

“陈观海,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杨天火仰天长啸,就在这时,陆天羽的声音响了起来,“想杀他,何必用做鬼?”

与此同时,一道刺目光芒从天际射来,晃的一众修士纷纷闭眼。

这光芒像是烈火般,带着浓郁的灼烧气息,让的他们神魂震颤,修为差一些的修士,甚至跌坐在地,眼神迷茫。

“破魂剑!”曹兴目瞪口呆。以他的修为自然能看得出,那道光芒乃是剑光,而这烈火般的气息,是熟悉。

当然,他拿破魂剑斩杀那名比他高一个境界的虚圣修士之时,就曾感受过这股烈火灼婚的感觉。

破魂剑,对他们这些修士,带有天生的伤害力!

只是,他从来没想过破魂剑会这么强大。

剑芒笼罩整个天际,虚空中升起一团火球,这火球散发出的光芒,把灰的天气彻底照耀透彻,举目望去,竟能看到数千里之外的光景。

火球一出现,曹兴等人只觉得灼魂气息甚,调动所有死气拼命抵抗才勉强稳住神魂。

陈观海也好不到哪里去,脸色苍白,身体止不住颤抖。握手掐决,一个又一个禁制打在周围,这才好受许多,但外界的灼魂温度,似乎越来越高,整个生死台附近,犹如蒸笼。

索性,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

几息之后,陆天羽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他的目光如电,一一扫视过在场众人,后落到陈观海、曹兴、闫旭武三人的身上。

这三人顿时有种被猛兽盯住的危机感,处可逃。

“是你要和杨兄约定生死战的?”陆天羽看向陈观海,语气平淡像是在质问,又像是在确定。

陈观海很想说“就是我”,但不知道怎么的,话到嘴边,却改口道:“我只不过是和杨师弟开个玩笑罢了……”

治疗口苦的方法
膝关节韧带拉伤
小孩积食为什么会咳嗽
上海硬盘回收
Tags:
友情链接
灯盏花药业骨干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