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熬婚

2019-05-14 12:35:1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女人绝望到了极点,面对川流不息的车流,多次萌生出想扑上去的冲动,儿子那稚嫩的笑脸像永不陨落的流星,时时在脑海闪现。

烦乱的心绪,使女人的神智几近恍惚,手中的电动车如脱缰的野马在马路上肆无忌惮的飞驰。

尖厉的喇叭声,刺耳的刹车声中,停在距电动车前面不足一米的轿车里,探出一张涨红的脸,恼怒的向女人吼道:怎么骑车的?想找……司机的目光触碰到女人的满脸泪痕,硬生生的把后面那个“死”字给噎了回去。

司机下车,走到双脚叉地呆坐在电动车的女人面前:你没事吧?对不起!我刚刚实在是太着急了,眼见快撞上了你还不知道刹车。

女人摇摇头,算是对司机的回答,拧动开关,从司机的身侧走过,驶向一条老柏油路。

“靠边走,注意车,看好前面的路!”身后传来司机师傅的大声喊话。

“看好前面的路!”女人在心里重复着这句话,心想:人世间从来都是人选择路,而没有路选择人的,当饱经艰辛坎坷,往往埋怨的是脚下的路,其实最应该反思的是当初的选择,就像当初天真的自己,抱着一个斑斓的梦一脚踏入这样一条为之悔恨一生的路。泪水模糊了女人的双眼。

走出一段路,看到远处一片绿色菜园,女人把电动车停在路边,走进秋后空空荡荡的旷野,坐在田埂上,凝望着在菜园里忙碌着的两个老人。

老人的故事是女人在一次买菜时听老人说起的,老人的儿子出车祸死了,媳妇带着孩子改嫁,而儿子买车时所借的外债还没有还清,老人料理完儿子的后事,郑重的向上门讨债的人承诺,就是豁出去自己的这把老骨头,也会替儿子偿还所欠下的钱。当时有些亲戚埋怨老人不该揽下这个烂摊子,可老人说:咱做人得讲良心,儿子虽然死了,他永远是我的儿子,我不能让儿子不安心,咱活着更不能让人戳咱的脊梁骨。女人似乎在两个老人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父母的影子,所以,每每自己心里郁闷的时候,总喜欢到这里来,有时候去菜园里帮老人摘摘菜,陪老人唠唠家常,有时候就这样远远的看着他们,让自己烦乱的心沉静下来。

人应该属于感性的动物。相对喧嚣的气氛总会调动起潜伏的热情,而相对寂静的环境往往会令纷乱的思绪澄清。女人双手托腮,一任泪水肆意奔流,即不去擦拭,也不曾变换体位姿势,像一块僵硬的石头,一动不动。

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是一个患儿家长打来的,她告诉女人自己的孩子病情好转,并一再表示对女人的感谢,女人只是淡淡一笑,嘱咐家长按时给孩子服药,和一些注意事项。

“吆呵!我以为是一尊雕塑呢!走进了才听到雕塑原来会讲话。”一个男人站在女人背后调侃道。

过度混乱的思维,竟然没有发觉自己的后面什么时候冒出个男人来。

女人警觉的站起身,抬头看一眼这个男人,居然是适才险些被自己撞车的那个司机。

“不要误会,我没有偷听你的电话,我是看到你挂断电话才走过来的。”男人一脸真诚的解释。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女人摇摇头,她并不想和一个陌生人分享自己的心事,男人似乎挺知趣,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嘴角流露着一个善意的微笑。

“对不起,我该走了。”女人说着,转身欲走。

“呵呵!没想到自称无坚不摧,战无不胜的‘黑山老妖’也会落泪?”

女人听到这句话,吃惊的程度绝不次于刚刚发现这个男人从身后冒出来的时候。

“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戏称?”

“呵呵!我是谁不重要,我不但知道你对自己的戏称,还知道你对自己的‘自画像’:君莫恭维我漂亮,老妖对镜自画像,东坡一泪流两载,老妖珠泪汇长江,扬帆踊跃千重岭,瀑布落地结寒霜,四季风云星罗布,人到中年老徐娘,唯有心态犹可赞,淡然名利心舒畅。今天我见识了‘老妖珠泪汇长江’,干嘛不‘淡然名利心舒畅’。”男人的表情不再玩世不恭。

“原来你就是那个无聊的男人。”女人明显的流露出厌恶。

“你误会我了,其实我早就认识你,你还记得前年市里举办的‘行业精英’研讨会吗?我也是应邀参加的,陪同你一起去的梅子,是你的闺蜜,也是我的朋友,她时常在朋友圈里提起你,所以那天我特别注意你,以前也经常浏览你的空间。你所说的那个无聊男人,其实是一个对梅子崇拜你不服气的小哥们的恶作剧,你的一首‘自画像’还真的镇住他了”男人为了打消女人的误会,一口气说完,脸有点微红。

听男人这样说,女人回想一下,似乎有印象,当时还对这个一边和梅子打招呼,一边留意自己的男人非常反感,丢下梅子,一个人跑到最后排的位子上去了。

“认识一下吧,我就是你的网络好友‘逐浪孤帆’,现实里的陌生人。”男人微笑着伸出手。

女人这才仔细打量眼前这个男人,他的穿着很随意,眼睛里的红血丝透着熬夜的疲惫,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清爽。

”能谈谈吗?适才我就认出你了,以为你被吓傻了,等到下车我才发现你的脸上的表情平静无澜,你的眼神有种极度的悲哀和漠然,有点不放心,就尾随跟过来了。“男人说的很真诚。

“我没事!就是脑子里水多了,拿来冲冲窗户而已。”女人故作轻松。感觉又有液体在眼里打转,女人回头仰望,尽量不让它滑下来。

男人从车上拿来一包纸巾,递给女人。

“学会放下,学会拯救自己,一个人的悲伤就像封在瓶子里的火焰,一旦你打开他,就会像传说中那个被渔夫打捞起的瓶子一样,会有一个魔鬼窜出来,而不受你的控制,蔓延的结果就是把你的热情燃烧成灰烬,只剩下冰冷的麻木,最好的办法就是尽量不去触摸它,即使无意间碰到了,也应该果断的抛开,忘记,只有这样你的快乐才有空间。”

他看看一直凝望天际的女人,继续说:“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你不是一个轻易被打倒的人,你今年的文字一直都是积极向上的,为什么不把这样轻快的音符继续下去呢。”

女人没有说话。

他好像看透了女人的心事:“生活里谁也避免不了磕磕碰碰,最好的办法是敞明观点,该说说、该笑笑、该哭哭,有不满就大声的发泄出来,这样才能让他人明白你的想法和意图,及时做到调整,当然隐忍也是不错的办法,可以避免矛盾激化,可一味的隐忍无疑是给自己的内心附加重量,如果是后者,衍生的后果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我们毕竟不是神,当你实在承载不起这份重量时,往往会走向极端,乃至崩溃。老妖!我想你应该是一个理智的人,不要做傻事。”

女人看了他一眼,嘴角使劲向上翘了翘:“你担心我会自杀吗?不会的,我爱我的孩子们,况且我的儿子还小,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我不会离开他们的。”

“有时候意外不是以个人的主观臆想发生的,刚刚如果不是我刹车及时,大声的提醒你,后果或许不是现在这样,以后记住,心情不好的时候不要骑车。”男人的语气有点像大哥哥嘱咐小妹妹。

“谢谢!每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只是想一个人出来静静,现在我的心情好多了。其实仔细想想没有过不去的事,网络里不是有句话吗?既然选择了,即使跪着也要把它走完。”女人的语气有种坚定。

“这才是我佩服的老妖!老妖,你的空间里有很多关于婚姻话题的日志,你怎么看待那些被你称为‘亚健康’的婚姻?又怎样评价那些固守无爱婚姻的可怜女人?”男人的眼睛直视女人,女人心里不由一震抽搐。

女人又翘了一下嘴角:“谢谢你对我的关注!还记得我在《零度婚姻》里所提到的美国心理学家赛迈特说过的一句话吗?‘世界上最感孤独的人,就是那些结了婚但没有实际爱情的人。’这些人固守着自己的婚姻,忍受的是一生的寂寞。爱情是只自由鸟,婚姻是鸟的栖息地,再精美的笼子也有厌倦的时候,于是就滋生出诸多无病呻吟的情感饥饿来,所以,大多数的婚姻都会经历激情期,平淡期和厌倦期;相对处在无爱婚姻的人或许就省去了这些麻烦,选择固守的,一般不会去挣扎。你知道婚姻的真正不幸是什么吗?婚姻的真正不幸不是贫穷和苦难,是夫妻间的性情和思想不能谋和,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填平彼此间的距离。”

女人顿了顿,眼睛依然望着那片绿色的菜园。

“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这样形容堕入无爱婚姻的女人,作者说堕入不幸婚姻的女人就像一条失落的咸鱼。”

女人自嘲的笑了一下:“我不知道作者为什么如此比喻,或许是咸鱼翻身的几率较少吧,他说婚姻里的无奈,会使每一条失落的咸鱼趴在岸边,等待翻身的机会,哪怕是一个无聊的游客,也可能会被她攀上手腕,以试图跳跃上岸,经过无数次挣扎,终于明白,这样轻率的选择是错误的,就像一个处在半饥饿状态的人,拿着手里的剩馒头又捡到一块口香糖,于是,舍弃了手里的那块剩馒头,而嚼着甜如甘饴的口香糖,当狂奔的脚步停下来,理智恢复正常时,才发现口香糖远没有剩馒头充饥,原来不顾一切所追求的不过是一块华丽的糖纸。我不否认有捡到大把奶糖的咸鱼和可以顺利翻身的咸鱼。但我个人认为,即使是一条失落的咸鱼,首先要明白自己追求的是什么,问问自己的良心,毕竟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任何人都没有把自己的痛苦嫁接给他人的权利,即便这个人是你的父母和孩子。所以,越是这样越应该按捺住那颗狂躁的心,做出冷静的取舍,而不是为了解脱自己,恨不得把自己当做一种捆绑物去随机赠送,那样只能是贬低自己,毫无意义。”

内蒙古好的皮肤病医院怎么选七台河癫痫病医院怎么样周口市看羊羔疯去哪家医院好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