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他们不是我的朋友

2019.05.16 来源: 浏览:0次

吃完午饭后,我莫名其妙困得要命。于是,我懒洋洋地爬到床上,打算舒舒服服地睡个午觉。这时,我却突然听到电话铃响了。我很不情愿地拿起话筒,电话居然是久未联系的许波打来的,这让我感到十分意外。他在电话里嘿嘿地笑着说,今晚要请我去一家略有名气的饭店吃饭。我不禁受宠若惊,因为我实在想不出这位如今混得不错,望人时总喜欢乜斜着眼睛的高中同学,怎么会平白无故地请我吃饭。

到了晚上,我穿上我最好的一件白色衬衫,精神抖擞地走出家门。不料,我母亲却跟在我后面,在阴暗狭窄的走道里,嗓音脆亮地叫住了我。我一见到她那副激动不已的模样,立刻就猜出她会对我说什么了。果不其然,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她笑眯眯地说道:“我看你今晚打扮得那么精神,是不是要和女孩去约会呀?”

“不是,”我不耐烦地说道,“一个朋友约我去吃饭而已。”

这令我母亲感到有点失望。不过她没有立刻转身回去,而是接着又说:“你的这个朋友结过婚了吗?你难道就不能请他帮你介绍一个对象?”自从我参加工作以后,几年来,我母亲便一直盼着我早日成家。可是,我觉得站在人来人往的走道上,和母亲谈论这样一个话题太令人难堪。于是,我慌慌张张地对她说了一句:“我得赶快走了,我可不能让朋友坐在饭店里久等!”然后,我便在她的目光注视下逃之夭夭了。

当我匆匆忙忙地赶到那家饭店时,许波他们早已到了。他和另外三个如今同样混得不错,却也和我多年没有联系的高中同学,围着一张黄色的小圆桌,正嘻嘻哈哈地打扑克。除了许波微笑着朝我点了一下头,其他三个人都像是没有注意到我一样,没有一个人和我打招呼,甚至于没有人抬起头朝我望一眼。这让我感到很不自在。虽然我和他们曾经在一起相处得多么愉快,可是,眼下我却感到和他们格格不入。我不禁有点自卑地想道:“现在,我在这几个有权有势的老同学眼中,只不过是一个身份卑微的小工人罢了。”

“你别站在那里发愣呀,快去搬个凳子,坐到这里看我们打扑克。”许波歪着脑袋对我说。

于是,我搬了一个圆凳,有点矜持地坐到许波旁边,一言不发地看他们打扑克。过了一会儿,在财政局工作的王戎,就仿佛突然看到一件稀奇古怪的东西似的,夸张地冲着我怪叫道:“我的天啦,你们快看,这么热的天,他身上还穿着长袖子的衬衫呢?”我局促不安地望着他们,这才注意到他们身上全都穿着名牌短袖T恤衫。这时,许波乜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摇头晃脑地说道:“你们知道个屁,人家是高干嘛。你们看新闻联播上,领导人穿的不都是白衬衫吗?”

话音未落,几个人就捧腹大笑起来。在这刺耳的嘲笑声里,我如芒在背,差一点就要坐不住了。此时,我心里既感到十分恼火,又有点后悔来到这里。许波显然看出了我的不快,因为他伸出手臂搂住了我的脖子,微笑着问:“怎么生气啦?”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没有回答他。他于是轻轻地摇了摇我的身体,用一种责怪的目光凝视着我,一本正经地说:“你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太没劲了,都是老同学,开个玩笑也不行吗?”

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许波见了,立刻在我的肩头上使劲拍了一下,开心地笑了几声。然后,他一面冲着我眨了眨眼睛,一面朗声说道:“这样才对嘛,过一会儿,兄弟我陪你多喝几杯酒!”可是,真到了开席的时候,我却越发后悔参加这个饭局了。因为,我很快便发现他们所喜欢谈论的话题,大都不是我所感兴趣的,即便有一点兴趣,却也是我无法参与的。比如,我觉得这家饭店做的菜不错,可是他们却说一般,因为他们在另一些我从没有机会去过的,更有名气的大酒店里,品尝过许多我闻所未闻的美味佳肴。

“他妈的,我不知道你们几个人有没有注意到,”先前取笑我穿白色衬衫的王戎,忽然再次大惊小怪地叫嚷道,“反正我是注意到了,这家饭店里居然连一个漂亮的小姐都没有。”

许波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挥动着手里的筷子,朝面前的一只蓝色瓷碗上,使劲地敲了几下,粗声粗气地说道:“我是请你们来这里喝酒的,而不是来看小姐漂不漂亮的。”接着,他笑了笑,又拖长着声音补充道:“不过,假如你们要想看漂亮的小姐,下次我可以带你们去一个好地方。”

随后,他们就兴致勃勃地谈起了这个令我有些反感的话题。看到他们一个个用炫耀的口吻,眉飞色舞地讲述自己或者他人嫖娼的经历,我感到惊愕不已。因为我不能想象,他们都是国家的公务员,都是娶了老婆,有了孩子的人,怎么还去干这种人所不齿的勾当。后来,他们忽然提到几个从前的女同学。其中有一个女同学的名字,我一听到便感到一阵钻心似的疼痛。

“你们有谁知道,当年的大美女田悦,现在干什么吗?”许波一边用牙签剔着牙齿,一边嬉皮笑脸地问。

田悦,这个令我一想起来就感到心痛无比的女同学,我曾经苦苦地追求过她两年。不过,我已经整整四年没有见到她了。我还清楚地记得,我最后一次遇见她,是在我们这个城市里最大的那家商场的门口。那会儿,她刚结婚不久,身上穿着一件紫红色的连衣裙,乌亮的头发盘得高高的。她的丈夫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小伙子,却因为有一个靠做烟酒生意发了大财的父亲,轻而易举地击败了众多的情敌,欢天喜地把她娶回了家。那天,田悦侧着身子坐在她丈夫的摩托车上,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她用眼角的余光轻蔑地瞥了我一眼。然后,我伤心地看到她抖了抖白嫩的手臂,把她丈夫的腰搂得紧紧的。

事隔多年,我偶尔回想起,田悦那天向我投来的轻蔑的一瞥,就仿佛是一盆冰冷的水,兜头盖脸地泼在我身上,令我不寒而栗。这个冷漠高傲的女人,真叫我又爱又恨。其实,她婚后的幸福生活过得并不长久。大概在两年前,一个也曾发疯似的追求过她,最终却因为遭到她无情的拒绝,而到处讲她坏话的同学,幸灾乐祸地告诉我,在田悦刚生下一个男婴不久之后,她的公公和丈夫就因为贩卖假烟假酒双双入狱了。我当时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之后,着实为田悦的未来担心了很长时间。谁知,从那以后田悦就像是突然在人间消失了一样,我再也没有得到过她的消息。现在,许波好像知道田悦的景况,这让我心里很激动。但是,我的内心却又感到很矛盾:一方面我渴望从许波的嘴里,了解到田悦现在的生活过得怎么样;另一方面,却由于我听了许波他们讲了一大堆令我反感的话之后,我隐隐地觉得从许波的嘴里,也许不会说出什么好话来。

“许波,你说田悦现在干什么?她总不至于在大酒店里卖淫吧?”我看到王戎带着一脸的坏笑,怪腔怪调地嚷嚷道。

听到这种尖酸刻薄的话,我仿佛被人用针在身上狠狠地扎了一下,不由得浑身一颤。我虽然因为追求田悦,曾受到过她的羞辱,但是我却不愿听到她不好的消息。我忍不住地朝红光满面的王戎投去厌恶的一瞥,心想这家伙可真是一个俗不可耐的混帐东西。

“去你妈的,都胡说些什么呀?”许波噗地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笑哈哈地说道,“田悦如今在桑园路上开了一家理发店,你们看,我这发型怎么样?就是前几天,她免费给我理的。”

我不禁松了口气,心情顿时愉快起来。这时,许波忽然端着酒杯,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说要敬我一杯酒,因为他有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过一会儿还要请我帮忙呢。我心想,果然不出我所料,多年没有来往的许波,怎么会突然想到请我吃饭呢?可是,我接着又感到非常不解,因为我实在想不出,像我这样一个属于在社会底层挣扎的小人物,又能帮上他什么忙呢?看到许波满脸堆笑的样子,我赶紧站了起来,一边和他碰杯,一边声音含混地说道:“许波,你别那么客气,我能帮你什么忙呢?你说出来听听,只要是我能够做到的,那我肯定会尽心尽力的!”

“还是你这个人够意思,我听到你讲的话,心里就感到十分痛快。”许波拿起酒瓶,又给我满满地斟了一杯酒。此时,他那双深深陷下去的眼睛,炯炯有神地凝视着我。接着,他显得有些激动地说道:“我这件事情嘛,你肯定能够办得到。我的朋友虽然那么多,但是我想来想去,只有你才肯为我做这件事。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单位里有个家伙,三番五次跟我过不去……”

我顿时怔住了,结结巴巴地问:“你是想让我去揍他一顿吗?”

“那倒不必,你别紧张呀,”许波显然注意到我的表情发生了变化,他一边主动跟我碰杯,一边微笑着说,“你先听我把话说完了。过一会儿,等我们吃完了饭,我开车子带大家一起去那家伙的住处。到时候,你去找几块碎砖头,把他家的窗户玻璃,砸坏掉几块就行啦。我们几个人呢,因为不方便露面,就老老实实地呆在车子里等你。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们决不会让你被人抓到的,你看怎么样?”

我目瞪口呆地望着许波。我怎么也想不到,我的朋友居然会让我为他去做这种卑鄙下流的事情。此时此刻,我在心里难过地想道:“许波,你他妈的安的什么心,你这不是把我当作一个流氓看待了吗?”我越想越感到气恼,可是,我却又缺乏勇气当着大家的面发作。我沉默了一会儿,才对急巴巴地等着我答话的许波,小声地说道:“我想先去厕所方便一下,这事等一会儿再说吧。”许波见我没有爽爽快快地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他非常不满地瞟了我一眼。但是,当我一声不响地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他立刻站起身来,殷勤地掏出一根香烟塞进我的嘴里,并且笑眯眯地为我点上了火。

合肥治疗白癜风正规的医院是那家普洱看癫痫病专科医院应该怎么治疗成人白癜风啊
Tags: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红河灯盏花有什么功效 潜江建筑资质办理 西服定做 贵州定做衬衫 定制工装 冲击试验机 十堰建筑资质 黄石建筑资质代办 万能冲击试验机 订制职业装 东莞工作服 订做服装 衬衫定做 扬州印刷报价 彩页设计印刷 激光冷水机 贵州定做西服 中央台广告多少钱 医院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