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我爱上钟林海的妹妹

2019-05-16 18:13:2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全民摄影时期AXON天机双摄玩残单反
HTC现在的问题乔布斯曾也遇到过
数亿Android用户面临心脏流血风险

我爱上钟林海的mm,钟林海虽然是我哥们,但我还没有任何婚姻,而钟林海虽然是我哥们,但我却姓吴,我书名叫吴玉明,奶名叫吴江2,在杉树湾这个地盘上,我们是几大姓,更多的是杂姓,所以,我们老祖宗都不同,就更谈不上是大门挂家担这句言语了。

但钟林海的这个妹妹,实在是太逗人喜欢了,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爱上这个妹妹的,反正,我和钟林海从小玩起的时候,我就喜欢他的几个亲mm。可是,我家境穷,后来家庭又发生灾难,老妈子一死,没有人为我提亲,要在杉树湾这个地方,找过媳妇,就可想而知了!

如今,我也52岁,52岁,我还是单身一人,而钟林海的几个亲妹妹,都也出客,而且也有了她们自己的儿女,但钟林海现在也只有两个女儿,两个女儿,也长得水灵灵的,而每回在我门前过路,都会勾起我年少时对爱情的寻求,可是如今对爱情这类痴情,早也变成了空想。谁叫自己的家庭早年遭到不幸,而到这个中年,还是处于不幸,即便我爱钟林海的几个妹妹,现在还有他的女儿,又能怎样?不但钟林海的两个女儿不得,其他女人也不得,我真的是活得太冤枉,真的活着没有意义,枉来世上走一遭。

我在痛苦思念的同时,此时,我又发现我自己突然飘在了空中,怎么,我真的进入天堂了?是否是我这个人真的死了,灵魂升入了空中?可是,又一挣扎,偶然才想起,我是有仙家的,仙家是不是也把我带进天堂来了?但是,又一挣扎,原来,我依然还在这个杉树湾,没有死,是政府见我大病以后把我弄进医院来了。

我绝食,下决心死,不要他们救治,我活着还有甚么意义?想美女,想事业有所辉煌,可是,没有人真心帮我,我叙述我自己的一切,要成功,却被报社和省作家协会阻拦了,我血汗白费,没有妻子,没有儿女,当地政府此时救我,又取什么作用?可是,对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仙家的仔细讲解下,我又坚强的活过来,我半信半疑,又相信仙家说的言语,有政府的协助,再次把稿件发在省作家协会,还有报社,但是,要钟林海的妺儿做我妻子,希望报社能够开恩,省作家协会协助,宣扬仙家的存在,发表我作品,我的出世,是为了救这个世间大灾难,也是为了救这个大灾难要伤生的所有众人,我的命运才有所改变,我的业绩才可以突现,然而,这些没有良心的报社总编,还有省文联刊物总编,就是不开恩,就是不协助,就是把真的说成是假的,把假的又说成是真的,我才宁愿毁灭我自己,我才瘫了,我才绝食,也不进医院,可是报社总编,还有省作家协会举行的刊物仍然还是不开恩。

5金功能化推动我国模具业快速发展 市场前景被看好

当我知道这些信息,我的心也凉了,找政府,可是,政府帮了,报社总编还是没有理,我人都死过好几次了,政府才把我救起来,政府救起来,是为了报答政府的救命之恩,也是为了回报这个社会救天下人,然而这个总编还不知死活,还在故意卡拿,为了顾及他们的面子,我把气出在无辜人身上,促使政府和公安反映,打了无数次,闹了多少回,结果,我的言语,在他们的面前,依然没有回应,我的心也死了,我的灵魂又飘在空中来了,我来到玉皇大帝面前,我请求玉皇大帝接收我到天庭,我说,我不愿做人,做人难,还是让我变猪变狗吧,任他们杀我算了!

玉皇大帝带着一双深邃的目光对着我说,仙家是爱每一个子民的,你是我们仙家的大元勋,我把江山交给你,世人听不听,再于他们,死的也是他们,害的也是他们自己,你又何必自暴自弃,也要寻死呢?

我说,我不寻死,儿女都没有一个,生为帝王家族的成员,又有何用?

你不要再说了,玉皇大帝又说,你在凡间再寻查一次,如果他们依然都不听,我们自有办法!

又有甚么办法?我又说,无来让灾难毁灭这个人间,我们还有什么办法?

你回去吧!的确是让灾难来消灭他们!

既然是消灭他们,他们都这样待我,又何不早发死命令,不去救他们!

我们是仙家,再献一次爱心!

可是,我现在是凡人!

精密酸度计(PH计)介绍
>你也是神仙,你是仙家的儿子!

那好吧!我又说,再发一次善心!

于是,我又从天空到回到这个地球,我想,我虽然生在这个凡间,但我的确是天命,当我和这些朋友,这些老师叙谈的时候,他们都很理解,他们都愿意帮忙,当我婚姻无作落,当地政府也理解,公安干警也帮忙,我要钟林海的女儿嫁给我,他们也在钟林海的面前做工作,希望他能理解,可是,这么多年来,当地政府做的工作,公安派出所的反应,报社总编要么就是过哄,要末又声言,我写的是仙文,不能发,一点也不面对现实,一点也不尊重仙家的弟子,故意毁灭仙家弟子的一翻心血,破坏仙家要救世间人的一片爱心,从而更毁灭了几大四川纹川大地震,清海玉树大地震,还有各种大灾难死去的天下良民。

这真是1大损失啊,天下也有好人,我干嘛又自己畏缩了?我要救的是好人,我干吗叙述自己的苦,自己的艰难,我应当胸怀宽广,坦坦荡荡,天下有好人,也有坏人,我应当执行这个使命,我应该尽我自己的所能!虽然这是中国公民的不幸,虽然这是整个世界众人的不幸,但正如玉皇大帝不说的,我是神仙,我终究会回到仙界,不是猪狗,不是牛马!

望着省作家协会老李,我又说,你怎么会这样呢?你不是已经作了决定公然站出来,干吗又变挂?你前次打站出来向全国各家编委坦诚了我的一切,你这次公然做文,陈说我的一切,你干吗又变挂?

是!这次是我故乡朋友找了你,也找了贵州省公安厅,到贵州中8,具体了解了我的一切,你干嘛做好的文,又撕毁了?你这样做,仙家又证明你是个好人吗?你都写到过去骂你,甩你,不要你,是你的错误引发的,你现在又变挂,又怎能证明你又是一个好人呢?你说是报社总编私下与你交谈不用我的作品,是你的过错,可是,你撕毁了,又不正好证明你也同样是个伪君子吗?老李啊!还说你是大师,你有很高的学问,可是,你的学问再好,不为人民,又有甚么用呢?你如果真是一个好人,仙家当初也不会支起我骂你甩你?你如果真心有所悔改,你应该把报社总编和你商量的原话,向天下人坦言,向各位名家,总编坦言,是你错了,错听了报社总编的言语,天下人也会原谅你,所有名家也会支持你,仙家也会信任你,你现在撕了,不公开表态,只是私下和我找的几个总编承认此事,又算你是好人吗?又算你真心改过了?

老李啊!你错就错在信念不够坚定,你本来心肠也善良,也喜欢帮助别人,但是,你善恶不分,也走邪路,你说你是一个好人吗?虽然报社总编讲的是关系,讲的是利益,但你不讲关系,不讲利益,但你知错了,就是不愿承认,是事实,却不敢启用,总是用一种怀疑的眼光,这是计谋,这是谋略,这是骗你的,这大灾难是骗你么?没有发生么?以后又没有么?

望着老李,我再也说不出话出来,如果说当初找遵义报社没有间段,一封及1封的话,找你省作家协会老李也没间段啊!只不过,我的叙述在你面前也变得你捞头不捞尾了,可是,省作家协会已经有了王总编,我也给你带出来了,这又怎么说是还要继续亲身考察呢?就算你那时是亲自考察吧!如今你也考察清楚了,事实摆在面前,又怎么不敢公开承认?公开帮扶?

老李啊今年全国模具总产量增速仍达44% 居工业之首
!我也给你留了多少面子,你如果真这样,你这个面子,已丢失了,没有人再相信你是一个好人了!我虽然是被你们两个总编拖延了,但我的精神还在,我的灵魂还在!

望着苍天,我只想说,要我做的,我都做了,望着大地,我又说,不得钟林海的妹妹,决不会泄漏这个灾难的准确时间和地点,你不救我,我就不会救你!人要讲感情,要讲回报,不是讲关系和利益,你不懂得感恩,你不给回报,我干吗要说?我吃多了,又有钱了?我之所以没有钱,才没有婚姻,我之所以家庭遭到重创,才离开这个家庭,到处求生存,自己都养不了自己,那有时间和机会给你提前提供世间大灾难?你世人死了,又关我何事?

每当看到人们成双成对,能过上人的生活,而我却为了完成这个使命,提前叙述这个世间灾难存在,表明我的确知道,现在,这个世间大灾难也摆在众人眼前,你还不珍惜,你还不相信,又怪谁?你不好好珍惜,也不好好利用,我已经做到人之礼尽,愿死都愿意,你还要叫我怎么作?既然当地政府救我起来了,给了我低保,解决了我的生活和医药问题,莫非这个金费也要当地政府再出?世间灾害是世界各地,是世间周围,又不是我们当地,即便我们当地有什么大灾难,只要当地愿意相信,只要当地真心扶持,我又干吗不告诉我的父老乡亲?你外地的,省省吧!你都不愿发我的作品,也不相信这个事实,去你的吧!你相信了,不给钱,不给回报,当然不可能!

望着钟林海的mm,钟林海的mm,此时,也是钟林海的女儿,钟林海的女儿,此时还真的来了,然而,她的出现,却在我的这个智能里,而这个智能里有许多妹妹!简直是美女如云!望着这个智能,每天,我在里,为她们点赞,加她们在我的里,好多都是一些才女,也正由于是才女,她们又都知道我也会写诗也会写小说,她们有的也把她们的作品发过来,让我欣赏,让我给她们指导!

她们都喊我吴老师,她们有的也知道了,我还是孤身一人,她们也从上看到了我的小说还有诗歌,她们读了我的诗歌和小说,她们也知道我有仙家了!于是,有一个姑娘发过来,她说,好喜欢你,让我好好的自恋一下吧!又有一个姑娘,又说,我嫁给你,你好有才学。

面对她们的交谈和流露,我又只能保持沉默!虽然我也喜欢,也爱这些天下美女,但我现在,也向过去我在山乡照相那样,我还没有钱,我还养不活自己,又怎能有爱情,我生活都要靠当地政府救助,我生了病,医药费都还没有作落,政府救我,也是见我病了瘫在床上起不来,人要死了,他们才救的,现在人虽然站起来了,给了生活低保,这个季度也补助得有几百元钱,药费是不愁,但你嫁给我,我没有钱,你不是跟着我受苦吗?

望着北京的几个朋友,北京的几个朋友,也在这个智能里,我对杨总编说,李总编又变了,我没有办法对众人提前提供世间大灾难!

望着经常发布我作品的站总编,我又说,我实在对不起你对我的帮助,不过,你私人的事,你只要愿意找我,我会尽力而为,公众的事,免了吧!我可不做没有那种报酬的事!有什么大灾难降临在你身旁,只要仙家说了,认为你可以救,我也会即时告诉你的!

于是,我又面对上天,我又祷告,我说,仙家啊,世间大灾难爆发,我有你这个仙家,你这个仙家有爱心,好多世人都没有爱心啊!我生在这个家庭,兄弟还是这样待我,的确自身难保啊!你要救世人,世人又不信,信的又经常反叛,你仙家跟着我,也受苦啊!我不爱世人吗?当初听你的话,把这个家留给兄弟,自己出去讨口,不和他争,如今他有了两个儿子,反而还是没认,你叫我把这个好事做到背背面了,我那有机会给世人提前提供世间大灾难的准确时间和地点啊?想想这些女子,我又敢接收吗?我又不爱吗?

大师啊,我又对着全国众多刊物名编又说,你用了我,给了我金费,我有条件,有机会,钟林海的妹妹也愿意,钟林海的女儿也愿意,天下女人更愿意,而我也才有机会给众人提前提供世间大灾难的准确时间和地点啊!没有钱,你叫我去抢,再去打闹,我现在也没有这个必要再给当地政府惹这个麻烦了!

灯盏花产业发展市场包含哪些企业
云南特色植物灯盏花都有什么
云南生物谷药业代表性药物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